朴泰桓因药染“毒” 恐因没钱而贪图免费治疗



  • 2019-07-09
  • 来源:yabo体育手机版

  泳池里,孙杨和朴泰桓是“惺惺相惜”的一对,可没曾想在兴奋剂方面也同病相怜,1月27日,韩国检方确认,朴泰桓曾经注射男性荷尔蒙。而据朴泰桓的经纪公司解释,朴泰桓也是在治疗脊椎矫正的时候误服兴奋剂,为此他可能将面临禁赛处罚。

  扬子晚报记者 黄启元

  都是没钱惹的祸 免费治疗竟有“毒”

  1月26日,朴泰桓经纪公司Team GMP发表声明称,朴泰桓在最近接受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药物检查中呈现出阳性反应。

  然而,经纪公司把矛头指向了医院医生的失误,称遭医院陷害。“在去年仁川亚运会开始前的2个月,朴泰桓停留在韩国时曾从一家医院得到了免费脊椎矫正治疗和健康护理服务,脊椎治疗结束后,医院说要给他注射一针针剂,朴泰桓曾数次询问院方针剂是否含有兴奋剂成分。”Team GMP方面表示:“相关医院的医生数次保证说,绝对不会出现问题,但结果显示,相关针剂确实含有禁药成分。”

  朴泰桓经纪公司的理由看起来有点“扯”,堂堂韩国全名偶像朴泰桓怎么会冒着误服兴奋剂的风险,贪图免费治疗的便宜?因为朴泰桓现在很穷!朴泰桓自从在伦敦奥运会表现不佳后,曾经的赞助商纷纷解约,加上他与韩国国家队的矛盾,他不得不自费训练,承担每年10亿韩元(约580万元人民币)的训练经费。缺少赞助商,加上成绩下滑,朴泰桓的收入锐减,甚至还曾依靠粉丝筹款去进行海外训练。因此经纪公司看到有医院能够提供免费医疗,也爽快答应。囊中羞涩的朴泰桓也无法拒绝这样的好事,毕竟脊椎治疗费用相当昂贵,但没有想到免费的治疗也有“毒”。

  1月27日,韩国泳联披露了朴泰桓药检阳性的相关细节。据悉,朴泰桓是在亚运会前的一次飞行药检中被查出服用禁药,韩国泳联去年10月底获悉药检呈阳性,最终结果确认是在去年12月。

  同时,韩国检方也印证了经纪公司说法,医院给朴泰桓注射的药物中含有男性荷尔蒙成分。检察机关认为该注射剂包含肌肉强化剂的一种睾酮成分在内。睾酮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指定为禁止药物。韩检方也认为,朴泰桓是在不知道注射剂准确名字和成分的情况下注射。

  同病相怜 孙杨比他幸运得多

  孙杨和朴泰桓既是泳池里的对手又是场下的好朋友,去年亚运会期间,孙杨一面在广告中挑衅朴泰桓,一面又为朴泰桓送上生日蛋糕,温馨一幕感动了很多人。而亚运会之后,两人却接连掉进“药罐子”。

  然而尽管两人同病相怜,但朴泰桓远远比孙杨倒霉。由于孙杨是在中国反兴奋剂协会的药检中被查出服药,因而禁赛的量刑也是由国内反兴奋剂协会最终敲定,并在通报给国际泳联后悄悄进行。朴泰桓却是在世界反兴奋剂协会的飞行药检中“落马”,这也意味着他需要更加详细的资料举证自身的清白,再加上他在亚运会药检中顺利通过,这些疑点让他的举证更加困难。由此,同样的误服,孙杨可以在禁赛6个月完结后公之于众,而朴泰桓则将背负压力参加今年2月份的听证会。

  “亚运期间,朴泰桓也接受检查,但是当时没有阳性反应,而现在却是这样的情况。所以消除朴泰桓是故意在亚运会前用药的怀疑是很困难的。”一位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疑点让朴泰桓很难获得减刑,尽管经纪公司和韩国检方都认同是医院方面的注射治疗导致其药检呈阳性,但这位韩国史上拥有最多亚运奖牌的选手(20枚)却很难避免2至4年的禁赛处罚。

  依照国际泳联的相关规定,泳联的反兴奋剂委员会要根据选手在药检中被检出的禁药成分和种类等因素做出禁赛2-4年处罚,选手在尿检抽样时间点以后获得奖牌、排名都将全部无效。因此业界人士分析:“朴泰桓面临的最恶劣处罚是仁川亚运的奖牌全部被剥夺,遭禁赛两年以上的处罚,这意味着他不能参加今年7月的世界锦标赛,2016年里约奥运梦也彻底破碎,甚至退役。”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