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非常规换人或引发中国足球“变脸”



  • 2019-07-03
  • 来源:yabo体育手机版

  今天傍晚下班前,足管中心主任韦迪前往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大楼“和领导谈话”,随后,又和政策法规司司长张剑进行了交流――如果不出意外,熟谙体育法学的学者型干部张剑将于近日接替韦迪成为足管中心主任,而韦迪将出任汽摩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这更像是足球比赛中一次突如其来的“换人”,无论“被换下”的,还是“被换上”的,其命运很难再由自身掌握。而在即将进入重大体制变革程序的前夕,与中国足球共同煎熬了3年的韦迪却突然收到“调离工作岗位”的通知,这似乎也印证了“足管中心主任”之坑深不可测。

  足管中心职位“坑人”

  “从有职业联赛(1994年)开始算吧,那时候的足管中心主任是王俊生,他当时还是中心党委书记。尽管有促成职业化改革这么大的功劳,却因为国奥没打进悉尼奥运会,他只能‘下课’了。”足协工作人员在回忆20年间历任领导时显然感慨万分,“后来是阎世铎当主任,他在任时我们打进了韩日世界杯,这是目前中国足球最辉煌的顶点了,但基础都还是前任打下来的。他运气好,赶上米卢了。”

  “阎主任”的好运气只是一次三连败的世界杯之旅,而职业联赛的黑暗和混乱,也恰恰在“阎主任”任期内逐渐发酵――1999年“渝沈假球”不了了之,导致愈演愈烈的2001年“甲B五鼠”事件,2005年阎世铎“下课”,谢亚龙和南勇先后成为职业化区间内足管中心第三、第四任主任。

  值得深思的是,王俊生和阎世铎被迫离开中国足球后却意外地“因祸得福”――或许这是对韦迪最好的安慰措辞――一位出任中体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顺利退休,一位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位置上至今未退,而谢亚龙和南勇则在中国足坛的“抓赌扫黑”大背景下锒铛入狱。

  “以前有人议论中国足协办公地点风水不好,谢亚龙没在意。不过,搬过来以后(2007年足管中心办公地点由伟图大厦搬至东玖大厦)的两个领导都出事了。所以,足协也在考察新的办公地址。”足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星期韦主任刚带各部门的代表去看了次渠那边的房子,没想到我们还没搬,韦主任就先‘搬’出去了。”

  韦迪离任事出有因

  “次渠的房子”位于北京东南郊,交通不算便利,足协内部绝大多数工作人员都表示反对迁址。而据记者了解,虽然对次渠新办公地点的考察计划并非由韦迪一人做主,不过韦迪对新址的选择,却与总局领导并不完全合拍。

  “大家都觉得这(韦迪离任)不像是一次正常的人事变动,很突然。”足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也是看到微博上有人说韦主任调走了,才知道这件事。”

  尽管事发突然,但也有总局内部人士认为“轮岗肯定不是心血来潮”,“只有总局领导认为韦迪不适合继续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

  “原因也不复杂,韦迪在足协三年非常辛苦,国字号球队成绩糟糕其实也赖不到他,不过,总得有人负责啊。而且,最近半年,足协这边几件事办得都不太理想。”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比如高洪波临时被换,球队肯定受了影响,最后连十强都没进。后来国家队请了卡马乔,但合同没弄好,430万欧元年薪是税后的,卡马乔45%(最高个税税率)的个人所得税还得中国足协出钱,这让总局财务部门非常恼火。”

  每年白白地为卡马乔支付2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工资税,这份合同出现的“漏洞”极其幼稚,难怪总局领导对此不满。

  “另外,去年年初韦主任开会时,还特别强调足协内部要团结。但似乎效果一般,这也是很难调整的。”足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再说,领导之间是不是很团结我们也不清楚,但有时候对同一件事确实会有不同的说法,包括现在大连足球的处理和善后,好像每次开完会,意见都不统一。”

  新官上任改革继续

  事实上,韦迪的“难受”来自四面八方――中国足球从来不缺混乱的思维,因此,总局“空投”长期从事体育法学研究的张剑到足管中心,似乎显示出“依法治足”的强大决心。

  尽管足管中心多位工作人员仍有耽心:一是干部变动过于频繁而影响工作,二是不愿新政策实施导致此前的工作白干。但据记者了解,随着张剑到任而展开的足球多项政策制度方面的改革,或许会引领中国足球开始一个新的时代。

  “张剑对足球已有些了解,蔡振华调研时,张剑一直跟着,包括去日本考察。另外,总局和足协每次谈‘管办分离’,张剑都参加了。所以,他对足球不陌生。”有知情人告诉记者,“现在‘管办分离’是大势所趋,张剑去足协,也说明总局这次安排用心良苦。”

  今晚记者联系韦迪与张剑时均无回应,但据足协工作人员猜测,足代会将成为足管中心领导交接的最佳时机。

  “韦主任还是中国足协副主席,应该出席足代会。而且,这次足代会要改选,正好顺理成章。”足协工作人员说,“无论谁来领导,别再出大纰漏就好。”本报记者 郭剑




    • 娱乐排行